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0937739-1']);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也许我就是毛姆笔下的这种人

    2010年10月15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wonderland-logs/78914099.html

    我认为有些人诞生在某一个地方可以说未得其所。
    机缘把他们随便抛掷到一个环境中,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家乡。
    在出生的地方他们好象是过客;从孩提时代就非常熟悉的浓荫郁郁的小巷
    同小伙伴游戏其中的人烟稠密的街衢,对他们说来都不过是旅途中的一个宿站。
    这种人在自己亲友中可能终生落落寡台,在他们唯一熟悉的环境里也始终孑身独处。
    也许正是在本乡本土的这种陌生感才逼着他们远游异乡,寻找一处永恒定居的寓所。
    说不定在他们内心深处仍然隐伏着多少世代前祖先的习性和癖好
    叫这些彷徨者再回到他们祖先在远古就已离开的土地。
    有时候一个人偶然到了一个地方,会神秘地感觉到这正是自己栖身之所
    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家园。
    于是他就在这些从未寓目的景物里,从不相识的人群中定居下来
    倒好象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从小就熟稔的一样。他在这里终于找到了宁静。
    By 毛姆 《月亮与六便士》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零七年。眼镜男。 2006年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