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0937739-1']);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最熟悉的陌生人 - [北京的夏天]

    2010年07月25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wonderland-logs/70401838.html

     

     

    【帮一个朋友写的稿子,喜欢这个结尾的段落。】老房子就是老房子,水管会因为地下水和室温的温差而凝结一些水滴,每天早晨都会滴落在厨房和卫生间里。楼板单薄而墙壁却超级隔音,所以听不见任何人说话、唱歌、吵架、哭泣,只听见楼上拖鞋扔到地上的梆梆声,趿拉着鞋子走来走去的声响,小孩儿在周末的清早拍球的声音,有时候听见椅子用一种突兀而生硬的声音划开地面时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动静。我们住在一个有着老得掉皮的简陋铁门里,没有人知道这里面有着怎样简洁的现代主义气息。也不曾有人知道,我的室友是一个只吃有机蔬菜、不用任何化妆品、不买衣服的八零后女生;不知道有一个偶尔在心情好的时候开了音乐,坐在地板上喝点HBG那种高端超市买来的娜丽塔120红酒,听Jimi and Lucy这种country music看裸猿三部曲、爱做SUDOKU和咖喱饭的胖男生。我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不曾走得太靠近,保持着距离。她像男生一样换灯泡,修水管,而我只会像个贵妇一样说:哎呀呀,请水电工就好了嘛。我们就这样一边拧巴着,一边又默契地生活着。我们在北京,用彼此的距离保护自己的隐私,每月分担水电房租,有着各自的生活方式和异彩纷呈的明天以及孤独的生活——我们都没有另一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的家 2010年07月25日
    本来我想ROCK&ROLL的 2010年07月25日
    Open 2007年07月25日

    评论

  • 哎呀,这个调调我喜欢
    回复L说:
    允许你成为我的粉丝。
    2010-07-28 13: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