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0937739-1']);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来不及 - [北京的冬天]

    2009年12月08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wonderland-logs/53217800.html

    初夏刚来这座城的时候,带着从南方蛰伏多年的不自信和没有安全感,细节控与小敏感。
    在很多个极其不自信的夏日的清晨,独自搭早班地铁上班,在二十六层的阳台吸烟,微微地出汗,然后像一条石头做的鱼,沉寂在信息的海洋。
    在郊外居住,在郊外工作,却渐渐爱上这个地方。
    五道口,总有火车呼啸着经过,很多次我提着从超市买东西的购物袋站在路边,看着火车风驰电掣地擦着我的脸飞过。我总想不顾一切地跳上去,跟随着它,去海边,去内蒙古,去大兴安岭。这样的瞬间是幻觉,只有30秒,火车带来流动感瞬间消失之后,街道对面缓慢的城市街景开市浮现在活生生的琐碎生命中。我路过在街边卖袜子盗版英文图书卖仿制铁三角耳机的卖各种各样东西的小摊贩,路过卖煎饼麻辣烫鸡蛋灌饼以及臭豆腐粘玉米核桃蛋糕的卖各种各样吃货的小摊贩;听着他们或者她们轻车熟路地一边翻开腰包给客人找零钱一边自来熟地说:妹妹,这个价钱你去哪儿都算公道……也听着他们或者她们嬉皮笑脸地互相打趣地说着你丫你丫的北京话,我也像他们一样,忘记了家乡的方言。突然感觉很遥远又很近,我们都是在这个城市像浮在水上的莲花,我不知道根在哪里,又扎下多深。我不认识他们,也并未被他们认识,一切都没有交集。每当经过这样的地方,总会像反刍似的想起那本小说里的一句话,“在北京这样庞大的都市,我们都需要相互温暖。”
    回去的地铁里面,有个穿着鲜艳戴帽衫的年轻人抱着吉他唱歌。我发信息跟s说,有人在地铁里卖唱你说他会遇到初恋的情人吗?s说会的,我相信缘分。是吧,中国人说的缘分无非就是西人眼里的机会率。而我只是觉得,如果他们在地铁里相遇了,他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尴尬无语吗?还是继续抱着吉他唱起来: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你的美忘不了你的好?
    然而现在的男孩欢快地唱:我有很多的东西,还有美丽的爱情,本来都想送给你,但可惜,已来不及。他的面前有一枚枚的硬币和绿色的一元钱纸币。刚好这首歌是我喜欢的,于是坐在蓝色的座椅上,旁若无人地在他的吉他声里唱了起来:买了电脑游戏等你开始/买了新的小吃等你尝试/还买了你想要的专辑,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听。
    弹琴的男孩抬头瞪了我一样,停下了手里的吉他,飞快地收拾了一下装着散钱的吉他袋,气鼓鼓地跑到车尾,拉开门,然后消失在玻璃门后面的车厢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