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0937739-1']);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只是略微点背。

    2007年02月03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wonderland-logs/4441999.html

    晚餐与几个朋友在美院里边的一个叫九源坊的菜馆吃饭。一份板栗蒸鸡要¥58居然,那鸡肉瘦得跟巴西模特特莱斯顿似的。原以为是粤菜馆子,没想到却是做难吃得要死的湘菜。

    凌晨一点半回家,手机打114查询夜班车。一个8婆接电话态度非常恶劣:没有夜班车!你打的吧!114真是极其恶劣,而完美无比的169却不支持手机查询。我立刻拨打114说:让你们负责人明天打电话给我把这事儿说清楚,10点以后打。

    在辗转的公交车上,拍废一张宝丽来。是我高估了光线的能量,那么近那么远,光线也会没有力量。

    改变作息生物钟,背着硕大双肩包在家外面24小时便利店逡巡。奇怪自己没有吃东西的欲望也没有睡觉的欲望。买了一杯酸奶往吸着回家。

    逻辑混乱,思维不清,病句频繁,不会说话,不是失语是茶壶里煮饺子。

    楼下该死的洗衣店早晨居然不开门,衣服要送出小区外的一家极其破烂的洗衣店去洗。越来越觉得东圃像美国的贫民区,各色贱民在此川流不息。而我也模糊在其中,成为贱民的一员。于是减少归家的时间,回家不出门,倒头睡觉与收拾家务成为仅存的两项活动。更多时间愿意停留在Loft里,街头,别人的故事里。

    早晨坐269去接驳地铁,在春运高峰期这辆开往火车站的公车挤满了行李和人,我在下车的时候结实地挨了一个人无意甩过来的嘴巴子。

    等地铁花费近20分钟。

    吃饭的时候,衣服上沾满了饭粒。我在告别“爱卫生”二十几年之后,又有了复兴它的欲望。

    而让我高兴的是,我终于能够抑制住满心的冲动和对意识形态掌门人李欣频的狂热崇拜,心平气和地随身阅读一本叫做《诚品副作用》的书。也发现,我的拜物狂热症,最初的来源亦是这里。这本书是前老板送给我最好的一份礼物,好过那台面包版的宝丽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