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0937739-1']);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行至波罗蜜多

    2006年11月28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wonderland-logs/3927531.html

    http://static.flickr.com/119/308477056_c3706d40db.jpg?v=0

    护林处的工人跟我说,南岭在12月的时候开始下雪。
    远山被覆盖,成千上万年的树木在厚厚的雪层下,梦呓一般倾诉。彼此传递温度以及暧昧潮湿的秘密。

    雪层下,他们告诉彼此某天见过的那个旅人,那缕风。那些漆黑的夜杉树或竹林做的梦。世界从此,刹那空白。掩上冬日梦魇,若一个清寂却有故事的人,默默闭上了眼。

    身陷森林之中,才知道他们凝聚千年的灵气是任何人无法长驱直入的城墙。因此,不能拍照。一切画面在定格的瞬间立即失去生命力,刹那颓败,毫无色泽。

    我们亦有秘密。像护林人守护着千万年的树木似的不可轻敌。内心寂灭,贪爱而苦。所以才知,一切众生因何有妄,自蔽妙明,受此沦溺。

    跟那人说:12月,去南岭听雪吧?
    什么都不做,只是相拥听雪静静打在树叶上,屋顶上,小溪边石头上。电话里却突然响起那首老歌:还没好好的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我们一起颤抖,才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听见火苗在夜色里燃烧的光亮,茶花烟的味道瞬间蔓延。我们在等待一个能一起,在下雪的冬日,将风景细细看透之人。

    安静的山里有咆哮迅疾的溪水,冲杀而出,带着凛冽而强悍的姿态。冲过去,或者留下一汪如新鲜叶子般刮喇爽脆的绿,通透到底却又深不可测,明净圆满若有无限可能。
    面对面的时候,总想纵身一跃,隐入这浓稠而冷冽的溪水里。不管是溺毙,还是游离,这一切我只能自己通过。在不见天日的森林里,在漆黑寒冷的冬夜里,抵达波罗蜜多,那个传说中殊胜的彼岸。我知道,那一刻,必是与你在一起。http://static.flickr.com/119/308491071_e7c3c96ca4.jpg?v=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