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0937739-1']);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2007-12-05 - [我的2007]

    2007年12月05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wonderland-logs/11526453.html

    这些天一直熬夜早起,很欠睡。

    于是昨天中午忍不住在吃完午饭经过宿舍的时候,爬楼上去准备睡个大午觉。房间里午后的太阳照的热热的,有威露士洗完衣服暴晒的清香。

    翻开《圣经》催眠,其实我现在根本不用催眠,因为我只能看两段儿,就抱着书睡过去。因此,江湖上我的外号是“欠睡二段”,估计跟空手道的“黑带三段”差不多少。

    我抱着圣经睡了。我看见很多同事在我们公司楼外走着,突然之间,有一架直升机轰鸣飞过,接着,是一个很大很清晰的太空飞碟呀!我的第一反应是:赶紧用手机拍下来;第二反应是,肯定能够上我们网站的头图!第三反应是,流量肯定过百万。So,我感觉到整个大地在震动,这……难道是飞碟带来的气流吗?这难道是新闻带来的震撼吗?我的脚,我的腿,都不听使唤了,可是我还是一个劲儿地找手机,我要拍下来,我要拿奥斯卡奖,哦,应该是普利策。

    于是,我睁开了比姜文还要小的八字眼儿。我摸到被我扔在床上的手机。我发现,在震动的并不是飞碟,是手机。一个陌生滴号码映入眼帘,0633……印度?贵州?云南?到底是哪里的?我没有在印度办理信用卡,也没有在贵州发展银行申请什么服务啊?点解?点解啊?

    一个像银铃的声音,在听筒里响了起来。我用了三四秒钟抚平我那颗刚从激烈的美梦中醒来的心跳,又用了“请问你是哪位”的五六秒钟探测信息,终于,我用了一分钟听出来,电话里这是一头美女,这头美女就素近乎灭绝在我生活里的阿拉丁女神!

    那天午后,动物并不凶猛,女神安然无恙——只是,她说她患了习惯性……不是流产,是“习惯性冬季抑郁症”。我理解,这狠正常,因为我也有习惯性……也不是流产,是“习惯性午后抑郁症”。于是,双方在温热的太阳光里,展开了电话情感节目。

    主题分为,彼此询问近况顺带嘘寒问暖,注意,我们不是官方的客套的嘘寒问暖,我们是真真切切地,诚心诚意的,来自两个山东人之间的那种直白朴实的问候!其次,我们讨论了一下生活问题,顺带着窥探了一下彼此的感情空间;进而,我们勾起了无尽的回忆,关于我们白衣飘飘的大学时光的回忆,关于我们在大学一起做学校网站青春在线的回忆,关于某些还让我们一下子记起的人儿,比方说培培,王璇(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在谴责这砣男人),木子,饭饭……好多啊不一一点名,当然,我们没有想起的唯一一个同学是:小浪床。

    如果有人想知道拉丁女神的近况,可以发手机短信KTYS到哀家手机。窥探感情问题,请发送SB,三围,OO,其它小秘密,GD……放心吧,我基本是不会回的。可以透露一点是,拉丁女神在山东海滨的小城,过着悠哉游哉让人羡慕地神仙生活,当然如果神仙不会为减肥而困扰的话。那里空气清新,不用护肤乳液和防辐射隔离霜;海产丰富,可以天天吃蟹黄砂锅粥;人杰地灵啊,还可以早起沿着海滨小路跑步呢。这样,我们的拉丁女神自然没有球型身材,她依然保持着果核般的造型(不是留恋果核也不是荔枝果核哦)。

    回忆啊,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狂奔在04年前的天空里。那些青春的人,一点点浮现在眼前,一些故事我们并没有忘记……拉丁女神说,中午我一个人在办公室看到了我们在学校的照片,挨个看了一遍,我潸然泪下,于是拨通了你的热线号码。我说:照片我都没存底啊,你一定要传给我!拉丁女神慈祥地点了点头说,好。

    我们的故事在大学的一个冬天开始,那一年,吉米的漫画在流行……我们,我们……我们在一辆七路公交车上,相遇了……

    To be continue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