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0937739-1']);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狠角色 - [我的2007]

    2007年11月20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wonderland-logs/10889104.html

    还是有些浮躁焦躁急躁,但一边又会有些放松懒惰松懈。思绪就像衣服一边穿一边脱,心得就是狗熊跟她的棒子,掰一个扔一个捡一个爱一个。

    苦口的良药都在我身边出现着,彼得潘一定要关上最纯粹得无厘头得近似于任性的那扇门。虽然不会跟超现实主义的人们走到一条阵营里,但能听到这个阵营还算交心的劝导,已是难得。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在众目睽睽的关爱之下学着面对自己,不要说喜欢跟讨厌,不必分辨真实跟虚假,因为最当前的主题已经无关这些。我们一过25岁就要颠覆一段过去,让生活活生生地卷去。

    看见今天的伤疤只是为了明天不再疼,我从来没有装作可怜模样扮演角色惹人同情赚人眼泪自作落拓。从今天开始没有必要哼哼唧唧磨磨蹭蹭爱了恨了分辨不清,好人坏人男人女人活人死人爱人敌人统统面目不明。

    这些狠角色,真实地存活,现实地卖弄,一切都很好啊很好啊,有着温饱小康的颜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