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0937739-1']);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DREAM

    2010年10月19日

  • 2010年10月16日


    最懂的人,最暖的伴。
    一件质量上乘的戴帽衫,裸身穿着,带给你拥抱的温暖质感。
    好的hoodie是可以穿一辈子的。

  • 我认为有些人诞生在某一个地方可以说未得其所。
    机缘把他们随便抛掷到一个环境中,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家乡。
    在出生的地方他们好象是过客;从孩提时代就非常熟悉的浓荫郁郁的小巷
    同小伙伴游戏其中的人烟稠密的街衢,对他们说来都不过是旅途中的一个宿站。
    这种人在自己亲友中可能终生落落寡台,在他们唯一熟悉的环境里也始终孑身独处。
    也许正是在本乡本土的这种陌生感才逼着他们远游异乡,寻找一处永恒定居的寓所。
    说不定在他们内心深处仍然隐伏着多少世代前祖先的习性和癖好
    叫这些彷徨者再回到他们祖先在远古就已离开的土地。
    有时候一个人偶然到了一个地方,会神秘地感觉到这正是自己栖身之所
    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家园。
    于是他就在这些从未寓目的景物里,从不相识的人群中定居下来
    倒好象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从小就熟稔的一样。他在这里终于找到了宁静。
    By 毛姆 《月亮与六便士》


  • 独自一人去天津转了一圈儿 这是个小地方 以至于市民看我穿短裤配戴帽衫都觉得诧异
    街头遛弯的老大妈说真是年轻啊,这天气还能穿短裤我们老了不行了……
    卖肉夹馍的女孩偷偷笑着叫同伴来围观我:还有穿得比你少的呢……
    路过干洗店外面的店员飞奔进店 一会儿我进过门口的时候发现很多眼光看着我的光腿
    ……
    而就是这样 我还是在热闹的街头跟一个刚停稳宝马X5的老外撞见了
    我们看着彼此短裤下的光腿和球鞋相对一笑
    而我在北京在五道口 是淹没在卫衣短裤的韩国人里面的一个不起眼的小胖子

    不喜欢这个院子的,一进去就感觉无比诡异。

    给自己炖了冰糖雪梨当做晚饭,还添了一罐杏仁露进去,隔水蒸的。

  • 世界

    2010年10月09日

    晚上运动完在更衣室就接到老板秘书的电话
    要统计Q3的流量报表分析之类的琐碎事
    头发还没吹干即刻返回对面办公室
    还特意绕路去书报亭买了两个煎饼果子
    吃一个拎一个就这样一边扭一边招摇过市
    胸前还挂着工牌 不禁感叹自己劳苦命。

    过斑马线等绿灯的车排着队用头灯照耀我
    突然想到曾认识一个爱吃煎饼果子的北京人
    开一辆宝马有时开一辆LEXUS顶配带按摩椅的那种。
    凌晨三时在我们对谈结束之后开车去工体酒吧门口路边摊
    买两蛋一肠的“标配”煎饼果子加多辣椒
    我记得是六块钱一个,我付10元找零4块
    然后在路边吃完把垃圾从车窗丢出外面路上
    再将我送回家后折返美国大使馆的公寓

    我想此时此刻穿过马路来的时候
    会不会有这辆宝马或者LEXUS什么型号的车恰好停在那里等红灯?
    然后那人会把手放到CD机上熟悉按着按钮挑喜欢的音乐来听
    恰好看见我:咦,工作狂依然这副德行,我要的生活他果然给不了
    于是抬望眼扫了一眼明晃晃的车灯们没有看到BMW或者L铭牌的车
    穿过马路的时候,想起来曾经说起过10月就换座驾:一辆曲线流畅的BENZ的S系

    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好,好学识好教养好背景好工作好家庭好父母
    自幼即被送至海外读小学中学 高考回国依然考得上清华 此后进入使馆工作
    又可以至高EQ分析自己要的是什么 说是追求梦想 然后进入商业社会
    心甘情愿自基层实习生步步做起 间或钻营人情世故 以此进入更高阶层
    私家车足有四五辆,半夜开回停在寓所外 天亮时分自有佣人帮忙停回车库
    保姆出街购物采买都有专用私家车——月薪比我拿得都多
    且除开才华学识之外待人又极亲厚:“阿姨在我家做足廿几年几乎看我长大 未曾婚嫁且无子女
    “力大又有趣:可独自一人将钢琴自二楼书房搬至一楼客厅
    “早已似我家一员 因此付给丰足酬劳并打算令其在此安享晚年”
    这些话竟似相识多年老友侃侃谈及 那些夜夜通电话至凌晨四点才睡的时分
    有时大家同在市区甚至居所仅隔两个街口 有时是在机场附近的别墅区
    手机里的谈话反而像炫耀一般:“该区风景甚佳绿树成荫,难怪家母嫌弃市区空气差定居至此”
    又曰“小区保安非常热情,甫一下车行李箱未落地便会上前帮你送入大堂……但你知物业有多贵?”
    “哗,几乎十四块钱一平方米”
    十足十像极亦舒笔下的世界。

    也曾被调侃“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吗?”我答曰:对。
    但就这般冰雪聪明养尊处优之人 亦有无尽烦恼:“我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呵”
    又及“因为太明白自己要的生活是什么,要求也太高反而更加得不到”

    凌晨三点跟LISA电话细细谈及这些 她淡淡地说:
    其实,每一个留在北京的外地人,都不可能无欲无求。
    两个世界绝无交集,却令人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