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0937739-1']);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在厨房做青椒豆豉爆虾 做了六人份的菜 包括一大锅咖喱鸡 第一道工序后

    开始炒青椒前

    吃完饭洗澡换一件贴身背心,走夜店LOOK,跟朋友去夜店。

    红蓝白,很度假的颜色。

  • 早晨热醒趴在床上开了台灯看裸猿三部曲,一边出神,看手表才六点多。虽然房间有空调,但我从来没用过,遥控器在哪儿我都不知道,也许经久不用雪种已无。风扇其实都可以够用一个夏季,北京的夏天之好就在于早晚清凉,夜间偶尔要搭一条小毯子。但是今天居然热醒了,满头大汗做一些很奇怪的梦,支离破碎。

    去菜市场买百梦多的咖喱,晚上朋友的朋友要请人在家吃饭,我因上次大肆宣扬自己是煮咖喱达人,因此要去做一道“咖喱鸡”。国际化菜市场的摊主都很礼貌,微笑着跟路过的我SAY哈罗。买蘑菇的时候摊主说天气太热,蘑菇长不出来,死掉很多因此,贵了三块钱;买柠檬的时候,摊主很自来熟地拿起我挂在脖子上的吊坠看说颜色好看;卖咖喱的说咖喱买原味的没有意思,就得吃辣点的,要不给你拿这个中辣吧……一直在流汗,空气里有买各种肉类的腥膻气息,只有卖海鲜的摊位是最凉爽的干净的,铺着碎冰,还有雪柜,三文鱼一大条地剖开来,颜色是粉粉嫩嫩的橙黄。

    买完菜全身都湿透了,而今天没有太阳是个大阴天,估计要下大雨。洗完澡穿了一件5块钱买来的老头背心,有点装作不开心地,按下了快门。其实……其实真的很好,你根本听不见,我眼里翻飞的。寂寞。

  • 想起那句台词:这是我为了明晚相见,特意找村口王师傅剪的。

  • 【2010年5月,还是一个胖子的时候】

  • WITH U - [北京的夏天]

    2010年07月28日

    这样的夜,热闹的街,问你想到了谁紧紧锁眉?

    是不是如果有了巧妙的借口,我们就可以去悠游热带海岛了?计划在天冷的时候离开北京,投入热带鱼的怀抱。带着我的渔夫手表,CONTAX T2胶片相机,带着一本书。暂时忘掉工作,以及曾经有过的一切不快乐。